貴族醫院,顛覆經營手法

(2007.1.8工商時報/賀靜萍)

        晶亮的拋光石地板、大型的平板(面)電視,以及便利的ATM提款機,讓人不自覺地忘了這是一家位於天津的某國際心血管病醫院。

        在這裡,患者可以選擇六個檔次的服務。住院費從每晚五十二元人民幣起跳、幾位患者同住一間小室,到每晚二.五萬人民幣的頂級病房都有。

        而蔣興,是一位七○歲的香港商人,在朋友的推薦下專程來天津進行心血管檢查。他和妻子及兩個朋友在醫院的高級套房住了兩晚,支付高額房費。蔣興說,這所醫院從醫療設備、護理和其他服務上來說都是一流的。

        蔣興住的這種頂級大型套房,佔據醫院半層樓之多,房間內有衛星電視、室內花園、會議室、兩間臥室、按摩椅及私人健身房。

頂級病房,還有私人健身房

        根據美國「華爾街日報」報導引述該院劉姓院長談話表示,這種格局就像一架飛機,在飛機的前部是頭等艙,中間是商務艙,最後則是經濟艙,「但選擇機制都是一樣的,那就是市場化。」

        與此同時,私立醫院效率通常顯得比較高,在向患者收取費用方面更加自由,只是絕大部份的中國人根本難以負擔治療成本。數據顯示,私立醫院目前僅佔中國一.八萬家醫院的五%。

        在這兩個極端之間,這家國際心血管醫院覓得一條出路,號稱是在計劃體制和市場體制之間達成一種平衡。

貧困孤兒,也享受醫療服務

        一方面,他為貧困孤兒提供價格低廉的醫療服務,讓政府官員滿意;與此同時,他也會用每晚二萬多元人民幣的套房,吸引中國最富有的患者,而且據聞,這種病房供不應求。

        根據「華爾街日報」報導,該院主要管理者劉曉程(音譯)於一九四九年出生在一個醫生家庭,他對過去計劃經濟模式的失敗,有著切身的感受。

        他曾說,在文化大革命期間,他和全家人同成千上萬的知識分子一樣,被迫到農村接受改造,他們家在一個部隊農場種植玉米、大豆和水稻。

        文革結束,劉曉程還是進了醫學院,並在上世紀八○年代到澳洲布里斯班攻讀醫學。後來他決定回到中國,為醫療體制改革盡力,於是他把興建這家醫院的計畫向天津市經濟技術開發區提出,並尋求支援,由天津市經濟技開發區投資約九千一百萬美元興建這座醫院。

富人高利潤業務,補貼窮人

        劉曉程表示,醫院於二○○三年開業,二○○四年的營收為六千六百萬元,二○○五年十二月,在香港和北京擁有辦事處的風險投資機構China Heart Group從當地政府手中收購該醫院六○%股份。去年,醫院收入達到人民幣一.九億元。

        在初期經營階段,當地政府曾陸續予以財政補貼。

        劉曉程表示,這主要原因就在於,他以每晚僅五十二元人民幣的價格提供了一些床位,讓貧困人口也能獲得治療。

        一位具有先天性心臟缺陷的十五歲男孩余松庭(音譯)同他的媽媽尹瑞婷(音譯)坐了卅個小時的火車,從老家黑龍江來到了天津,因為他們聽說這所醫院是最好的,而且手術價格比較低。

        除此之外,這所醫院的醫生在過去三年多為九百多名孤兒進行了手術,從而在當地政府中建立了良好的形象。最近,十多名醫生在手術室中為陜西一名七個月大的孤兒進行了心臟修復手術。

        對這類為孤兒進行的手術,政府會向醫院提供每例近兩萬元人民幣的補貼。儘管這個價格低於成本,但劉曉程說他不在乎,為孤兒提供的服務使他能說服當地政府提高對富有患者的收費。

        事實上,為富人提供的高利潤業務,補貼了醫院為窮人提供的服務。

市場化經營,保證醫院獲利

        為了保證醫院獲得良好的營利,劉曉程的一切作法都是市場化的高效管理。他將清潔、餐飲、洗衣和保安等工作分包給了深圳市的一家公司,也取消了公立醫院通用的終生聘用制,以降低退休金等社保成本。該院的近四百名全職員工簽訂的都是一至兩年的合同。他也不怕解雇職員。

        劉曉程說,我們的醫院實行企業化的經營,而其他一些醫院則採用的前蘇聯的體制,大家都知,計劃經濟代表的是效率極低,以及浪費資源。

        這家擁有一六千百張床位的心血管病醫院,在中國是個另類的醫院。對於外界的一切看法,劉曉程說,「這樣做有什麼不好?在超市,你可以買你想買的任何東西,在醫院為什麼不能這樣呢?」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