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歐中醫藥學會聯合會副主席
搶佔中藥市場制高點

(2006.7.28 人民日報/賴偉行)

        2006年,廣東提出了建設「中醫藥強省」的戰略。面對中藥廣闊的市場前景,我們該從何做起?藉中國藥材GAP基地研討會日前在穗舉行之機,記者專訪了與會的全歐中醫藥學會聯合會副主席、多次參與中歐之間中藥準入談判的祝國光先生。

嘉賓介紹 

        祝國光:醫學博士、教授。全歐中醫藥學會聯合會副主席,全歐中藥商會副會長,北歐現代自然療法協會、世界中醫藥協會常務理事。出生於中國,現定居芬蘭。曾先後任職於浙江金華雅畈區醫院、天津醫科大學、法國里昂愛德華研究所、芬蘭奧魯大學生物醫學實驗室、北歐現代自然療法協會。

        主要研究中藥新藥研究與開發、歐盟植物藥法規和世界各國植物藥法規。主編《中藥如何進入歐共體市場》、《復方丹參滴丸》、《Danshenform》、《植物藥生產指南-美國FDA2004》等學術著作。

中國生產的中藥要走出去,現在是在和全世界賽跑

記者(以下簡稱記):目前中醫藥在歐盟乃至世界的發展情況如何?

祝國光(以下簡稱祝):應該說比較興旺,像歐洲就有18000個中醫診所,英國等國家都很相信中醫。目前植物藥在全世界一年能賣到600億美元,並且以10%-15%的速度在增長,預計510年之內能達到1000億美元。其中中藥就佔了很大比例。歐洲人近幾年已經看到中醫藥是一筆財富,對常用的中藥材比如丹參、山漆、人參等都進行了研究和種植。我去過慕尼克和赫爾辛基的種植基地,測定過後者產出的丹參,發現堶惜旭戙嚏B丹參酮的含量都比中國傳統的種植基地像陜西、山西種出來的高。這對我們是一個挑戰,因為人家土壤保護得很好,沒什麼污染,鉛、汞含量都很低。

記:那麼中國的地道中藥想進入世界市場難度不是更大?

祝:對。因為一直沒有立法,中藥之前在歐洲還是當食品來賣的。但是2004年世界中醫藥界發生了兩件大事,一件是歐盟頒布了《傳統藥法令》,一件是美國出臺了《植物藥生產指南》。前者要求,200510月前,歐盟的國家都應該制定相應的法律,到2011年要全面執行。以後中藥的準入標準將會更加嚴格,需要透過歐洲藥審局的註冊才能銷售。所以我們看到別人在一邊探索你、學習你,一邊也在用專利、註冊這些方法來卡制你。中國生產的中藥要走出去,現在是在和全世界賽跑。不過他們的立法也有問題,就是避開了動物藥和礦物藥。中國在這方面還是領先的。1000多種常用中藥堶情A動物藥和礦物藥的比例大概能佔到3%4%左右。

中國如果真的想成為一個中藥大國,只有緊緊抓住GAP這個源頭

記:中國的中藥生產需要在哪些環節作出改善呢?

祝:藥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很重要,對於歐美來說,安全性是第一位的。做好一個藥需要符合什麼標準,世界上有統一的認識。種植方面是GAP(優化種植採集規範);藥廠生產方面是GNP(優化生產管理規範);還要符合GLP(實驗室優化管理規範),就是拿到世界上任何實驗室去做,你都是符合標準的;最後透過GCP(優化臨床試驗規範),這樣出來的藥才是有保證的,它是整個系統,少一步都不行。各國可以根據自己的實際情況制定不同的標準,但是標準是必須有的。其中源頭是GAP,以後在中藥這一塊的較量,肯定是GAP的較量。植物藥不像化學藥99.9%就是一個結構,它無論是做成製劑還是片劑,如果是怎麼種出來的都不知道,問題很嚴重。中國現在就停在GNP這塊,GAP暫時還有點曲高和寡的感覺,應者寥寥。中國如果真的想成為一個中藥大國,只有緊緊抓住GAP這個源頭。

記:中國不是已經制定了自己的GAP標準了嗎?

祝:是的,但只有8家企業透過了標準認證。現在世界上只有兩個GAP標準,美國還沒有。歐盟19988月首先公佈,中國在3個月後也公佈了自己的標準。應該說,中國的GAP標準還是符合國情的。但是歐盟的GAP標準比中國的更加詳細,比如他們要求種植地要距離高速路200米,我們的要求是80米左右。他們對工作人員的糞尿還要求進行無害化處理,藥材必須烘乾,不能用太陽光曬。我們不能小看標準,在市場堙A高明的公司都制定標準,次一點的公司才做廣告。德國施瓦伯公司為自己生產的銀杏液(代號EGB761)制定了四條標準,最後成為了行業標準,產品每年可以賣到60億美元。我們中國所有的銀杏液都沒有達到這個標準,所以我們只能賣到300元一公斤,而世界上達到標準的,每公斤能賣到2000美元。

記:中國推廣GAP存在什麼困難呢?

祝:現在全國藥企都推廣了GNP,這過程堶惇J提高了技術水準,可也花掉許多錢,出現了GNP後的瓶頸狀態,創新的能力就會受到削弱。我和國內180多個藥企有聯繫,所以比較瞭解情況。如果資金困難,他們不會降低市場開發上的成本,而是首先降低研發方面成本。因為科技的效益要很久以後才能看見。3年前我就開始向中國政府建議,一定要實現GAP,但不是一刀切,可以分步驟慢慢來,首先應該在注射劑、孕婦、嬰兒用的中藥生產上實現。像打入靜脈的用藥,你不按GAP怎麼行啊?

最終中醫藥肯定會在世界上普及的,但是希望中國少走彎路

記:您去過中國許多的中藥材種植基地,有能達到歐盟GAP標準的嗎?

祝:前幾天我在你們廣東化州就看到了,那是一個毛橘紅生產基地,它的規模和種植管理方法放到世界上都是先進的。上世紀60年代到90年代,我們中醫基本都用不上毛橘紅,快絕種了。可是那個基地現在種植了1萬多畝,全部實現計算機數位監控。化學元素如何變化、用了什麼化學藥、誰種的都能透過資料系統查到,基地的指紋圖譜、質控技術都是先進水準。全國像廣東這樣堅決提出「中醫藥強省」的很少,確實是很有眼光。如果都可以這樣做,中國的中藥材以後在世界肯定能有一席之地。我想明年把歐盟藥審局的官員帶過來看看化州的這個專案。歐洲人一直認為中國的中藥就是農戶從山上採下來的,雖然是天然的,但是質量不能控制,這可以為我們中國人爭一口氣,更重要的是我們以後跟歐盟談判起來就硬多了。希望廣東省能夠把這麼好的基地保護好。

記:謝謝您對祖國中醫藥事業的關心。

祝:這是我們傳統的東西啊。中醫藥就像一個寶庫一樣,取之不盡,有很多東西可以開發啊。它是一個完整的理論體系和實踐體系,在5000年的運用堶情A它的臨床效果確實很好。現在已經證明,對慢性病、現代病,中醫的價值特別大。病人的生活質量提高了,病也好了,這是很客觀的。我想最終中醫藥肯定會在世界上普及的,但是希望中國少走彎路。如果中藥質量得不到控制,污染很嚴重,那麼以後我們可能都要到國外去買了。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