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商北移環渤海區
 投資新熱點

(2006.6.26 中時電子報/白德華報導)

「一推一拉之間,台商北移成趨勢就是很自然的事了」!說起近兩年台商數波「遷徙行動」及環渤海投資蔚為風潮,上海台協會長葉惠德以「候鳥逐水草而居」,形象地概括這一點

的確,候鳥懂得因地制宜,台商也懂得什麼區塊最能取得利基,「這是規律,沒什麼學問可言」,葉惠德說,上海商務成本逐年墊高,紮寨上海的台商,就會就近選擇蘇、錫、常,環渤海區台商近年來比例大增,也是這原因。

三年前,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提出「173計畫」,顯然也著眼於此。華威葛瑞廣告公司董事長郭承峰說,那時侯,上海房價開始動了,台商的營銷成本、管銷費用節節上升,台商透過多次座談向上海反映,最後,陳良宇提出了這個計畫,把嘉定、青浦、松江三個區173平方公里畫為「特定投資區」,以更低廉的土地價格、更優惠的稅率及特事特辦精神,拉攏出走的台商回歸。

上海營銷成本上升  吃不消

「地方政府的用心,台商都能感同身受,不少台商就是在地方政府拍胸脯保證下,留下來打拚。」不過,郭承峰說,趨勢會形成都有它深層的原因,「有人說,珠三角現在是發揮餘熱,長三角現在是悶熱,環渤海地區則是大家說的新熱(點)。」看來,上海再怎麼拉人,終就抵不住候鳥的本能。

東莞台協會長郭山輝拿自己的例子說,從東莞大嶺山到浙江嘉善,不表示台升家具就離開了珠三角。「東莞還是我們外銷出口重鎮,出口優勢沒那麼容易取代。嘉善的人工、商務成本確實不高,但更重要的是工業區內有木業城,配套廠商都在。」

其實,兩位台商會長只點出了「遷徙」的表相。廣東混亂的用工制度,不按牌理出牌的地方行政,不敢恭維的治安亂象,以及稅費充斥檯面下的討價還價,才令台商受不了。

珠、長三角缺水電 難留人

今年四月,東莞港資瑞豐工廠遭到大型罷工,就是個事例。位於東莞大勘村的瑞豐工廠是家生產木製家具的企業,員工抗議的是,廠內除每天工作十二小時外,還有「一周義務加班三小時」的內規,廠方不僅實行軍事管理,且扣減加班費,工傷廠方也不負責。

此外,缺水缺電也間接助漲台商遷徙行動。常到各地考察的深圳台商協會副會長莊世良說,水電資源是不是豐沛,是決定開發區能否永續發展的重點。缺水缺電已從珠三角蔓延到長三角,各地大興電站,實際上緩不濟急,這又促成台商選擇環渤海。固安縣長李克良形象地說,固安優勢就是水電再怎麼用也用不完。

「如果說珠三角代表台商投資前兩波傳產業的投資熱潮,那麼,長三角就是台商投資的『第三波』熱潮,IT跟機電產品全部轉移到這裡,現在,環渤海灣區展現的就是『第四波』台商投資熱。」大連台協會長盧鐵吾說,它代表的不僅有IT、光電及生技產業,服務業及外包已成為環渤海的特色。

五省市具區位優勢 很吃香

日本趨勢大師大前研一的眼中,大連就是個成功的委外服務業中心城市。大前研一以「區域國家」(state area)形容這些新興城市,環渤海因而逐漸形成不同前三波台商投資熱的特色,包括區域內的科技研發中心、產品設計中心、文化藝術產業、廣告業及設計等高附加價值的產業。

事實上,環渤海五省市有各自的區位優勢,以河北固安開發區為例,固安除推出汽車零部件產業外,因背靠中關村享有科技人才及低成本優勢,因而順勢推出信息產業為其支柱,推出不到一年便獲得大陸最大的京東方科技青睞,在當地投資不下20億人民幣。儘管廈大台研院教授李非說,台資北移的光譜中「河北吃剩飯,遼寧喝稀飯」,但善用自身優勢,還是能掙得外資的青睞。

廊坊市副市長王會勇說,京、津、冀地區近年發展快,吸收台商多,除了商務成本低、交通便和及行政效率高外,主要就是拜市場胃納量大之故。的確,面積佔全中國五分之一,人口兩億多,加上國民生產總值佔全中國20%以上,確實讓環渤海區享有的後發優勢。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