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
 
李光耀:不面對中國
台灣將輸掉競爭

2006.6.21 中國時報/狄英、吳韻儀專訪)

       編者按現在是台灣困頓的時刻。在經濟上,被中國大陸快速的崛起追得喘不過氣來;在政治上,又對政府的貪腐失望至極。在全球化下,難道小經濟體真的難以生存
?政府真的必定愈來愈失能?看看先進的美、英,鄰近快速發展的韓國,似乎都出現類似的問題。

        但是新加坡不一樣。雖然新加坡只有三分之一的台北縣大,即使國民所得已進入已開發國家之列,經濟成長率卻還能超過中國與印度。同樣有選舉制度,人民行動黨卻能執政四十七年而不貪腐。其中的關鍵,就是新加坡的資政李光耀。

        李光耀的雄才大略,讓新加坡周旋強權之間;他的務實,讓新加坡在現實中找出最有利的位置;他的遠見,讓新加坡政黨新血不斷而不腐敗。即使他已退居資政,但是仍對於亞洲的局勢深入觀察,不論是中國、日本、甚至台灣的領導人,都不時拜訪。

        甫從中國大陸、韓國、日本回來的李光耀,在他樸實的辦公室裡,接受《天下雜誌》的獨家專訪。八十二歲的李資政(Minister Mentor)思緒一貫精準犀利。他直話直說,分析問題,一針見血。本報特別摘錄這篇難得的專訪,聽他侃侃談到當今領導人的條件,大陸的崛起,台灣政黨的挑戰,新加坡的未來戰略。

 

問︰全球化的浪潮席捲全球,對像台灣或新加坡這樣小型經濟體有什麼衝
        擊?小型經濟體該如何因應?

答:面對全球化的真正的關鍵在於所處的是有利的位置,還是不利的位
        置。新加坡就是處於不利的位置。我必須讓新加坡人學會的第一件事
        就是,如果新加坡不改變,就將遭受殘酷的衝擊。

        新加坡非常小,而且是完全開放的經濟體。換句話說,世界決定了我
        們的命運,我們毫無選擇餘地,我們必須改變。

        台灣不像新加坡那樣高度依賴全球市場。但台灣也必須改變。如果台
        灣不改變,不面對中國競爭的現實,台灣將會輸掉這場競爭。

堅不開放 台將付出代價

        今天台灣的表現沒有達到應有的水準,原因之一就是台灣自我設限,而沒能面對現實做調整。一九九八年李登輝繼任總統之後,台灣堅持不開放三通路線,這不是一個理性的決定。如果台灣掣肘台商,就將付出代價。

問:面對中國的競爭,在台灣企業與一般大眾的情況不同。台灣大部份的
        企業都已經進入中國了,面對衝擊的是只能留在台灣找工作的人,與
        那些選民在台灣的政治人。該怎麼辦?

答:在未來的五年、十年或是五十年,不論台灣是「台灣」,還是「中華
        民國」,並無法由台灣一己決定,而是取決於中國的情況與美國的情
        況。

        我曾經告訴陳水扁總統,他就像我一樣,他也無法獨自決定五十年或
        六十年後的發展。假如陳水扁走錯了路,就會造成他自己與台灣的悲
        劇。

        新加坡是否可以和平的生存在東南亞,不是由新加坡自己決定,而是
        取決於國際權力的平衡,讓國際規則能發揮作用。台灣的生存也一樣
        決定於國際局勢。台灣應該專心致力讓台灣人的生活變得更好。但陳
        水扁總統有他自己的想法,有他的野心。

問:如果政府效能不彰,人民該如何改變?

答:那就必須投票選出新政府來改變政府政策。

        這就談到選擇。選擇有個關鍵,選擇並不是由政客來決定,而是取決
        於那些願意挺身參與的人。假如沒有優秀的人參與,不論投票是選
        A、B或C,都會面臨同樣的麻煩。台灣必須要有優秀的新選擇。

鼓勵優秀新血 挺身而出

問:如果沒有優秀的選擇,我們做為選民該怎麼辦?

答:做為選民,你們可以鼓勵新政黨或新領導挺身而出。

        台灣目前要成立新政黨不容易,已經有太多政黨了。所以,在下一次
        選舉中,國民黨與民進黨仍然是主要的選擇。你們必須要鼓勵優秀人
        才進入國民黨或民進黨,老面孔應該讓位給新血,給社會帶來改變。

        如果中國國民黨想要成功,就必須要有新領導。根據我們的研究,國
        民黨過去會出問題的原因之一,就是沒有很多新面孔。大家想要看到
        新生代掌權領軍。

        現在,馬英九是那個新面孔、是新世代,但是只有一個人無法做所有
        的事情。馬英九必須帶入四、五十歲的新團隊。不過當然也需要留下
        幾位六、七十歲的前輩傳承經驗,但是團隊絕大部份是四、五十歲的
        年輕人,新的構想、新的政策必須從這群新人而來,他們也才有活
        力、創意來落實新的構想。

問:你走訪亞洲,根據你的觀察,你認為什麼才是適當的兩岸關係?

答:維持海峽兩岸的和平與穩定,不要有衝突。沒有人要加速統一,中國
        已經明確地表達沒有統一時間表。

        如果我是台灣人,我會去中國投資,但不會只在中國。日本與韓國在
        中國有很大的投資,但他們同時也投資東協國家、澳洲、紐西蘭、歐
        洲與美國。台灣也可以這樣做,才符合台灣的利益。

問:如果你是台灣的領導人,你認為台灣應該如何面對快速崛起的中國?

答:台灣不能被動。假如台灣被動,就會輸。

        中國是青出於藍。中國人聰明、也學得快。但話說回來,我們也不
        笨,因為我們認識到他們聰明、學得快。如果我們不知道這個事實,
        那我們就是笨。知己知彼,才能進步。

世界重心移轉 中印擔綱

問:你認為「亞洲世紀」真的會到來嗎?亞洲對世界可以有什麼不同的貢
        獻?

答:世界的重心,將會從大西洋轉向太平洋移動。

        根據估計,三十年內,中國的經濟規模就會趕上美國,但每人平均
        GDP大約只到美國的五分之一。一百年後,中國的經濟規模就會超
        越美國,每人平均GDP大約到美國的一半。到時候就是個截然不同
        的世界。

        再看印度,我認為印度的成長速度大約是中國的六、七○%。如果未
        來沒有戰爭、沒有對外衝突、沒有內部動亂或是內戰,到二十一世紀
        末,中國與印度將成為全球第一與第二大經濟體。

        所以,到二○五○年,世界的重心一定會轉移到太平洋。這對台灣有
        利,對新加坡也有利。

問:你對新加坡的未來有什麼看法?新加坡將在世界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答:我無法預見五十年或是一百年後的新加坡,但是我認為新加坡在未來
        五、十年、到十五年仍充滿希望。

        面對中國與印度的競爭,東協十國必須結合在一起,必須形成一個自
        由貿易區,吸引國外投資,與中國、印度競爭投資。因為對外競爭,
        東協內部的衝突將會停止。

        新加坡將有不錯的發展,因為新加坡和美國有特別好的關係,兩國之
        間也有自由貿易協定(FTA)。我們與日本有廣泛的經濟伙伴關
        係,與印度有廣泛的經濟合作關係,我們也將和中國展開自由貿易協
        定的談判。我們還與澳洲、紐西蘭、東協國家都有自由貿易協定。

        而且,沙烏地阿拉伯與卡達等中東石油生產國,也邀請新加坡一起做
        生意,他們想去中國與越南投資,但是並不了解這兩個國家。我們比
        較了解。

挑釁中國 不利台星關係

        有了這些關係,新加坡在未來五到二十年是蠻樂觀的。

問:你認為台灣與新加坡之間的關係會改善嗎?

答:台灣與新加坡有一段很長的互助歷史,向來關係密切。但是,如果台
        灣政府或媒體要用新加坡來刺激、挑釁中國,台灣與新加坡的關係就
        變得難了。

        如果台灣想要凸顯我的造訪,將使得新加坡為難,也是為難台灣自
        己,因為這樣做是在刺激中國出來反對這樣的造訪。

        你們也知道,新加坡在中國的投資愈來愈多,中國可以隨時打擊我們
        在當地的企業。我們會想惹這樣的麻煩嗎?

(摘錄自六月二十一日同步出刊的《天下雜誌》)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