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可大陸學歷陸女贏了教部
(2006.05.05
聯合報 王文玲/台北報導)

   大陸配偶鄭旭智挑戰教育部不採認大陸學歷的政策成功!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昨天判決指出,政策不能凌駕法律,教育部在未廢止「大陸地區學歷檢覈及採認辦法」等相關法令前,必須受理及檢覈鄭女的申請案。

    打贏大陸學歷採認行政訴訟官司的大陸配偶鄭旭智,和她來台生的兩個「台灣囝仔」。鄭旭智是黑龍江姑娘,擁有大陸吉林工業大學文憑,但鄭女嫁到台灣後,因我政府不採認大陸文憑,鄭女學歷如同一張廢紙。在丈夫支持下,鄭女打行政訴訟爭取自身權利,成為第一個為學歷檢覈和教育部打官司的大陸配偶,而且初審勝訴。本案可上訴最高行政法院。

    依法院判決,吉林工業大學是教育部公告認可的七十三所大陸高等學校之一,只要鄭旭智齊備法定文件,且沒有不得認可的消極條件,教育部就沒有裁量的空間,必須審查認可鄭女的大陸學歷 。
鄭旭智指出,八十三年一月她自大陸吉林工業大學管理學院技術經濟系畢業,八十六年和丈夫結婚,九十三年八月廿七日取得在台的定居許可。

  
同年九月,她向教育部申請採認她的大陸學歷,教育部以「現階段大陸地區高等學歷尚未開放採認,也未受理報備」,拒絕她的請求。她提訴願被駁回後,決定力爭到底,和教育部打行政官司。

  法院審理過程,教育部一再強調是否開放採認大陸高等學歷是「政策」問題,事涉國家高等教育人力的永續發展及配置;同時應考量各部會整體大陸政策步調的一致性及兩岸敏感問題,須審慎評估,不宜由教育部自行決定 。

  
但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認為,教育部依兩岸條例訂了大陸相關學歷的檢覈及採認辦法,也在八十六年公告七十三所大陸高等學校的認可名冊;依據這些法令,在台居住的大陸人民有權請求教育部審查及認可其大陸學歷。

(記者李名揚/台北報導)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判決教育部必須受理採認大陸學歷的申請案,因為法治國家「政策不能凌駕法律」。教育部次長呂木琳表示,還沒收到判決,不便發表意見,但教育部會審慎研議。

  教育部高教司長陳德華指出,現在政府政策是不採認大陸學歷,他還不了解整個判決的來龍去脈;教育部要等弄清楚全案後,才能對外說明。

  陳德華說,「大陸地區學歷檢覈及採認辦法」及教育部公告的「七十三所大陸地區高等學校認可名冊」,都是在七、八年前吳京擔任教育部長時公布的,但後來被監察院糾正,行政院指示「重新研議」,因此一直沒有執行;從那時到現在,教育部都不受理所有申請採認大陸學歷案。

 

拒認大陸學歷違法,更違憲!
(2006.5.6
聯合報 陳長文/法學教授(台北市))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以法治國家「政策不能凌駕法律」為由,在未廢止相關法令前,判決教育部必須受理及檢覈人民的學歷採認申請案。與其把注意力投注在總統出訪的受不受辱,倒不如關心一下這個可能嘉惠無數人民的重要判決 。

  首先,筆者認為,該判決除了陳論教育部違法行徑之外,若法院能進一步從憲法的人權保障精神切入,作出教育部消極不受理大陸學歷的採認申請乃屬違憲,這個判決將更具有劃時代的意義。

  
人民受教權的最基本的核心,乃在於人民有權自由選擇最合適的學校受教,不管這個學校是台灣、美國還是大陸的。當然這不表示,政府沒有採認學歷的權力,只是這個權力應該是被限縮的、被動的權力。簡言之,政府所以有權採認學歷,亦即人民所選的學校若經政府採認,會是一個達到一定「品質門檻」的學校。而這個品質門檻也可以間接的產生另一種的「資訊價值」,亦即若學歷會反映「學力」,如此一來比較能落實教育促進社會進步的機能。

  倘若政府恣意地不受理人民的學歷採認申請,就直接違反了憲法第二十二條所規定的其他基本人權的保障規定。並同時間接侵害了人民依憲法十五條所保障的工作權及憲法第十八條所保障的應考試服公職之權。因為台灣許多工作、考試都有「學歷門檻」,一旦人民的學歷不被採認,也就等於剝奪其工作權、考試權。這樣的憲法人權觀點未被納入判決,是較為可惜之處。但若法院判決確定,將可嘉惠無數學子。

  筆者雖對法官的進步判決,持之以喜,然而另一方面卻是視之以憂。依政府目前意識形態掛帥的心態,反倒是教育部極可能宣布廢止採認辦法,來個釜底抽薪。而這也是筆者認為法官應更進一步以違憲為由判決教育部敗訴的原因,這樣一來,不論有沒有採認辦法,教育部都不再能夠以消極不作為為手段,侵害人民受憲法所保障的基本權!

  最後,一旦判決確定教育部違法違憲,權益受侵害的民眾則應申請國家賠償,對其因學歷不被採認造成的工作損失、薪資損失要求政府賠償。才能提醒政府落實人權不能流於口號。


資料來源:http://udn.com/NEWS/NATIONAL/NAT4/3294802.shtml

                      http://udn.com/NEWS/OPINION/X1/3296667.shtml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