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藥立法成為全球最熱門話題
(2004.1.14 新華社)

        在首屆中醫藥全球大會上,中醫藥立法成了最熱門的話題,來自世界各地的中醫藥界人士就這個議題展開了熱烈的討論和交流。    

  在國外,中醫藥的良性發展與中醫藥是否獲得法律保障息息相關。莫桑比克衛生部長說:「中醫藥在海外發展,只有實現正確、合理的立法管理,才能擴大全球發展的空間。」老撾衛生部副部長Dr.BounkouangPhi chit指出:「中醫與東藥在東南亞國家,同種同源,一脈相承,促進結合,意義深刻。沒有法律保障,中醫就永遠是替代療法,永遠遊離於主流醫學的門外。」

  立法保障中醫藥在全球的生存和發展

  在有中醫藥法律保障的地方,中醫藥求的是「發展」,在沒有法律保障的地方,中醫求的是「生存」,這種對中醫藥生存狀況的客觀描述已成為海內外中醫藥界人士的共識。

  越南衛生部傳統醫學司司長范興鞏博士說:「是否立法直接關係到中醫藥在當地生存的關鍵。」泰國衛生部部長全權代表泰醫療廳廳長Mr. Vichai說:「中醫藥在東盟國家前景光明,但要健康發展,就要從立法規和科教著手。」世界衛生組織中東地區官員Dr. Sassan Behjeat說:「中醫藥的療效對人類的健康做出了貢獻,中醫藥全球化為期不遠。」

  加拿大卑詩省是北美洲首先將中醫立法的地方。該省中醫管理局更是在西方國家首開先河,通過考試批准註冊高級中醫師並冠以「Doctor」 稱號。加拿大執業中醫師公會會長周文德介紹說,加拿大卑詩省政府內閣在1990年將針灸應否立法納入議程中。1996年成立的加拿大執業中醫師公會,匯聚本省中醫精英,向政府提交中醫立法的申請。申請中醫立法內容包括中藥、方劑、針灸、推拿及中醫骨傷科、食療、氣功。由於省衛生專業局認為中醫骨傷科與西醫骨傷科有所牴觸,結果除中醫骨傷科外,全部申請內容均為政府接納。目前,加拿大執業中醫師公會仍在為中醫骨傷科納入政府認可而努力。2002年12月,卑詩省中醫針灸管理局第一屆成員已經同業選舉投票後產生。2003年6月13日,省衛生廳長 Hon.SindiHawkins頒發了第一批註冊中醫師牌照。

  加拿大魁北克省中醫針灸管理局主席Mr.RaymondBourret,Ac.M.A.說:「加拿大是一個多元化的國家,發展中醫藥和規管中醫藥是大勢所趨。」加拿大亞省中醫藥協會會長阮麗香說:「中醫在加拿大已經形成了一定氣候,原因在於我們不屈不撓地為中醫爭取合法的地位,在於我們團結了一批熱愛中醫的外國朋友在身邊,共同來推動這項事業的發展。」

  立法不應將針灸與中醫相分離

  在本次大會上,對針灸的單獨立法問題,日本漢方針灸研究會長飯田清七指出,「中醫立法應避免針灸與中醫學脫離。」印尼衛生部公共衛生局局長Dr. Faizati Karim也認為:「過度限制性的管理與立法會阻止醫學的發展,因為不合理的立法與規範抑制中醫的發展及其對病人的診療潛力。針灸與中草藥是中醫體系不可分割的有機整體,對中醫正確合理的立法應體現二者的統一與完整。」緬甸衛生部傳統醫學司司長Dr. Sen Win說:「緬甸政府非常重視中醫藥發展,將促進緬中醫藥界的交流與合作。」柬埔寨衛生部食品藥物局事務司司長Mr. Voeung Yim Hearg說:「中醫藥已在柬埔寨蓬勃發展,我們非常重視這股態勢,我們在積極研究其它國家的立法經驗。」然而,不容忽視的是,針灸和中醫藥的立法分裂已出現於世界各地。目前在英國針灸和中醫藥就將被立法分裂。更令人遺憾的是,這種分裂針灸和中醫藥的立法絕非英國僅有,卻至今未引起有關政府和中醫藥界足夠的重視。

  2003年4月29日,倫敦中醫學院與英國註冊學會協同英國幾家中醫藥協會在中國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和世界衛生組織的支持下,在英國皇家醫學院召開了以討論有關中醫藥立法所面臨的危急問題的「中醫藥立法論壇」 ,旨在為保持中醫藥的完整與統一,為中醫在英國以至歐洲尋求合理的法律地位進行吶喊。同年5月底,中國衛生部副部長、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局長佘靖訪英,與英國中醫註冊協會會長梅萬方會談時提出了這樣的建議,對中醫師註冊時應將中醫、針灸合併註冊為中醫師;根據目前英國中醫、針灸師的實際,對具備條件的可註冊為中醫師,或分設單項以作過渡,如註冊為中醫(中藥)、中醫(針灸)。同時也可以採取中國香港的中醫藥註冊模式,這樣既有利於中醫師的規範管理,又保護了長期從事中醫人員的利益。全歐洲中醫藥學會聯合會會長董志林說:「我們十分贊同和支持這個建議。」

  儘管大多數西方國家對中醫中藥的立法管理尚處在觀望和準備階段,但隨著中醫立法近年在泰國、加拿大、新加坡、南非、墨西哥及澳大利亞的突破,中醫在世界範圍內立法管理正呈現出樂觀景象。    

  南非衛生部綜合健康委員會主席穆哈默德指出:「立法管理是中醫藥海外發展的保障,但如何立法會影響中醫藥在海外的生死存亡。」澳大利亞全國中醫師學會聯合會會長林子強說,雖然不可能要求其它國家按照我們的意志「立法」,或為中醫藥 簽署特別「文件」,但我們可以研究和利用各個國家現行的法律法規及傳統醫藥管理制度。丹麥王國註冊中醫師協會會長馬文新說:「中醫藥立法必須有一套完整的策略,以醫帶藥,醫藥立法。」

  香港國際傳統醫學研究會會長古廣祥強調說,中醫藥在海外發展任重道遠,立法固然重要,但業界的團結也很重要。海外的中醫藥力量也需要整合,需要提高,這樣才能充分發揮中醫藥的優勢,才能輸出華夏醫學的現代主張。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