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陳靜秋護理長致敬
李一宏
(刊載於92.5.6民眾日報)

    SARS之所以可怕,是因為現代醫學尚未發明治療的藥物,甚至無法完全掌握它所有可能傳染的途徑,幾百年來,現代醫學集中火力研究「細菌性疾病」,獲得卓越的成果,但對「病毒性疾病」,相較之下,就陌生多了。

   面對突如其來,可怕SARS的大流行,醫療人員中最辛苦、最危險的,莫過於護士,她們與病人相處的時間最長、最接近,她們必須為病人量體溫、打針、換點滴、清理污穢物,扶他們走路、忍受他們的抱怨,還要小夜班、大夜班輪值,工作既繁瑣又辛苦,真的需要愛心和耐心。

   護士面對的病人大多愁眉苦臉,哀聲嘆氣,護士還必須在醫師與病人之間,扮演良好的橋樑,萬一遇見大牌不講理的醫師,護士還要當出氣筒,在這種工作環境下,能夠敬業確實不易,能夠持續二十年尤其困難,還能夠在SARS大流行的今日,駐在被封鎖的台北和平醫院內,繼續救治、照料受到感染的病人,更是偉大。

   陳靜秋護理長就是如此的敬業而偉大,在最危險的時間,進入最危險的地方,盡她的職責,竟然不幸的,被她所照的病人傳染了,自己因此犧牲性命。傳染源頭的病人還活著,而且康復了,照顧病人的護士卻死亡,可能是護士過度勞累,抵抗力日漸衰頹,體力不足以支撐,因而早逝吧!

   當陳靜秋護理長逝世消息傳出後,竟有電子媒體記者去電訪問和平醫院傳染源頭曹女士,記者問:「陳護理長死了,妳有什麼想法?」曹女士聽了猶如利刃割心,哀傷不止,其實,這樣指責曹女士也不公平,她也是在火車上被別人傳染的。

   曹女士身旁也仍有護士在照顧她,護士們也仍堅守崗位,沒有因為畏懼而棄職潛逃,現在許多醫院的醫護人員也依然善盡救人的工作。

   請向陳靜秋護理長致敬,她敬業、偉大,也向所有對抗SARS的英雄們致敬,他們是台灣人民健康的守護神。

(作者為中國醫藥學院博士,中華中醫典籍學會理事長)

 
 

 

回上一頁